可以看到的是,这个时候的涧鎏,模样并不好看,甚至可以说……相当的惨烈。

原本浑身绽放着的银亮光泽,已经完全黯淡了下去,原本哪怕是相较于一般魔族来说,都极为魁梧的两丈身躯,这个时候也跟一个枯败的竹竿一样,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。

更让三名骤然进入这片血色空间的天地境强者头皮发麻的是,这个时候的涧鎏,虽然还没死,但却比死还要更加惨烈,整个人似乎已经沦为了一个‘血包’,在不断的被这片血色的空间汲取着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三人看向李尘的目光中,才隐隐出现了难以言语的凝重之色。

不管李尘是怎么做到的,涧鎏怎么说也是他们四人中修为最高,也是实力最强的存在,现在却沦为了李尘的一个‘血包’,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心中发寒?

早先对于李尘这个半掌境又不算是掌境的家伙的那一点轻视,在看到涧鎏之后,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。

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先救下涧鎏,然后四人联手,把握也能更大一些。

只不过现在的涧鎏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,哪怕救下来,也意义不大了。

更别说四人原本就是来自于完全不同的四个文明,巴不得其他文明能够少那么一两个强者呢。

李尘看出了三人的心思,不由地轻声自语道:“看来,这些纪前文明的家伙,也不是铁板一块呢。”

“可哪怕不是铁板一块,对于入侵星空宇宙的想法,却都是一样的。”七界之书缓缓道。

宛如一名温吞吞的老人一般,七界之书的语速十分的缓慢,但这个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古董,却是真正的开始和李尘交流了。

“看来对于星空宇宙的情况,你也不是完全不管不顾的。”李尘还有心情跟七界之书聊天,随口回道。

“整个星空宇宙的修炼文明,都起于我,我就算想置身事外,也是不可能做到的。”七界之书轻叹了一声。

整个星空宇宙的修炼文明,都是起于它。

这句话,并不是大话。

虽然和至宝是在同一个时间段诞生,但是七界之书存在的意义,却和至宝又完全不同。

如果说至宝是星空宇宙诞生之始,握在古人手中的骨棒和石斧,那么,它就是火种了。

星空宇宙诞生之初,虽然有先天神魔孕育,但是这些先天神魔,更多的只是运用本身强大的本能和一些懵懂的天赋去战斗,根本不懂得法则和神通这些高深的东西。

而在经过了先天神魔诞生的年代之后,第二代第三代的星空宇宙生灵,才算是正式开始发展起了属于星空宇宙的文明,不再是如同初始阶段的纯粹依靠本能互相杀戮。

这个时候,七界之书才算是真正横空出世。

它开始传授这些同样继承了原始和野性的第二代第三代生灵教化。

在踏上修炼路的同时,这些生灵也开始学会懂的如何更加方便,也更加合心意的活下去。

不单单教授了修炼,还教化了这些原始生灵该如何生存,养殖,狩猎,以及种植和收获。

文明的火焰,这才正式燃起。

而七界之书传下的修炼之法,才是早就了后世灿烂的七界时代的最初因果。

所以说,七界之书说整个星空宇宙的文明都是源自于它,还真不算夸张。

“可七界之战,上古之战,你为什么都没有插手呢?”李尘还是忍不住疑惑道。

“没用。”七界之书有些寂寥地说道:“有些事情,就算知道也没用。说到底,虽然我可以说是一个文明起源,但终究不是真正的生灵。所以哪怕我插手,也没有太大的作用。”

“那么,说到底,你依然只能算是‘器’了?”李尘缓缓说道。

七界之书没有再出声,也不知道是被李尘给戳到了痛处还是别的原因。

可不管是什么原因,三名天地境强者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不妙,朝着李尘率先杀了过来。

他们察觉到,这一片类似于掌境造界的空间,竟然在吞噬和汲取他们的修为!

当然,他们只猜对了一半。

这片空间,不仅仅是掌境造界,更是李尘的大神通——血海无涯!

当李尘初入摸到掌境门槛时,这才算是真正的在血海无涯这一门大神通上,登堂入室了。

因为真正的血海无涯大神通,只有掌境来发挥,才能展现出其最强大的一面。

面对联袂杀来的三大掌境,李尘没有傻到去硬拼,而是伸手一挥,在其身边,顿时出现了无穷的裂口。

“时空镜像!”

血海空间中,一瞬间折射出无数的李尘来。

这个时候,只见那名来自机械文明的强者,骤然间从体外冒出了无数的细小孔洞来。

“炮烙!”

“滋滋滋……”

一阵宛如冰块丢进沸水中的声音传来,从这名机械文明强者的身上,喷涌出无数的白色烟雾。

诡异的是,这些白色烟雾只要一沾上,李尘所造的这些真假难辨的镜像分身,就直接消散了开来。

“看来是没用了。”李尘摇了摇头,这个级别的强者实在是太过难对付了一些,这些花哨的障眼法,根本没什么作用。

等察觉到李尘的本体所在之后,魂族的掌境强者也骤然出手,阴恻恻的取出了一把造型独特的狰狞铡刀,远远的就朝着李尘一刀铡下。

“断魂歌!”

在铡刀落下的一刻,李尘仿佛看到自己的识海中出现了一把和那铡刀形象相同,却散发着森森诡异气息的恐怖大刀,想要将自己的神魂一刀两断。

可这个时候,七界之书却是闪烁了一下。

铡刀就好像砍在在了一块巨大而坚硬的金刚石上一般,自行崩碎了开来。

如果对方使用近身攻击,李尘或许还有些忌惮,可是这样的针对神魂的攻击。

不好意思,七界之书完全没有放在眼里。

见到七界之书没有再作壁上观,李尘在心中也是舒了口气。

那名魂族强者显然是精通针对神魂的攻击,而他又恰好没有什么神魂的防御手段,七界之书既然出手了,那么也就相当于可以无视大半个敌人了。

“得速战速决了。”李尘的指尖仿佛在勾勒着什么,心中低语道。